关灯
护眼
字体:

正文 第128章(第1/2页)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在很久以前, 蒋蹊曾经在老师办公室的电脑上看到了蒋妤的第一期节目。

    从那时候蒋蹊隐隐约约就知道, 因为自己, 妈妈生过好大一场病, 这个病还生了三年,如果不是因为要照顾自己,妈妈说不定就死了。

    老师说, 妈妈是这个世界上最伟大的人, 怀宝宝生宝宝照顾宝宝, 很辛苦很辛苦, 他的妈妈,在生他怀他的时候, 肯定比别的妈妈还要辛苦千倍万倍。

    因为别的妈妈都有爸爸照顾, 可是他的妈妈没有, 他的妈妈一个人辛苦怀着他,一个人去医院生下他,一个人照顾他。

    蒋蹊也想照顾妈妈, 可是他还没有长大, 不仅没有照顾妈妈的能力,还只会给妈妈添麻烦。

    就像这一次,如果不是自己任性, 非要去拿架子上的巧克力, 也不会和阿姨走散, 如果他能安安静静站在原地等阿姨,不和那个男人走, 妈妈也不会受伤躺在医院里,是他的错。

    所以,在他还没长大前,如果有人能代替他照顾妈妈,他会很感激他的。

    蒋蹊趴在许薄苏肩头,恹恹地想。

    “如果是爸爸照顾妈妈,你愿意吗”

    蒋蹊微怔,转而爬起来看着许薄苏,清澈透亮的一双眼睛望着他,并没有太多的思考,摇头,“不愿意。”

    许薄苏眉心微拧,“为什么不愿意”

    其实蒋蹊在很久以前就知道许薄苏是自己的爸爸。

    那是比看到妈妈第一期的节目还有久的时间。

    妈妈和王姨在客厅里一边看电视,一边聊天,他从卧室里出来,就听到了一些关于爸爸的话。

    王姨还指着电视上的一个男人说什么他现在在电视前风风光光等等诸如此类的话,而电视上的男人,就是许薄苏。

    蒋蹊看着电视上接受采访的男人,深深将许薄苏的脸印在脑海里。

    从始至终,这个男人就没有出现在他和妈妈的生命中。

    蒋蹊的沉默让许薄苏沉了脸。

    他一直以为蒋蹊愿意喊自己一声爸爸,在很大程度上已经接纳了自己,这些天照顾他,也不见蒋蹊有任何的排斥,他们是父子,应该是站在同一战线的才对。

    “小蹊,为什么不愿意”

    蒋蹊还小,并不知道该如何隐藏自己的情绪,心虚地移开目光,支支吾吾道“因为因为妈妈不喜欢。”

    许薄苏沉眉,抱着蒋蹊的手不自觉紧了紧。

    既然说了这话,蒋蹊似乎有了破罐子破摔的勇气,鼓足了勇气抬头看许薄苏,说“妈妈不喜欢,所以你不能去照顾妈妈。”

    蒋蹊很矛盾。他喜欢妈妈,也喜欢爸爸,可是妈妈不喜欢爸爸,所以之前他一直告诉自己,不要这个爸爸。

    可是后来蒋妤鼓励他,告诉他,妈妈和爸爸是两回事,妈妈和爸爸之间发生的事情不关他的事,如果想要爸爸,那就和爸爸好好相处。

    所以蒋蹊才能鼓足勇气,试着去接受从未有过的爸爸。

    许薄苏沉默了很久。

    至今才恍然大悟,原来许久以前对蒋妤造成的伤害,他以为现如今可以弥补的伤害,早在日复一日的的时间里成了不可修复的隔阂。

    连蒋蹊这么小的孩子都能看明白的事情,他却当局者迷。

    许薄苏没有再多说,只是抬手,在蒋蹊头上摸了摸。

    归根究底,只是他一个人在奢望而已。

    在外人面前摆出孩子父亲的可笑姿势,其实什么都不是。

    护士替蒋妤上完药离开病房,蒋蹊踢着小腿要下来,许薄苏将他放下,看着他欢天喜地冲进病房门,他却站在门口,透过门上的玻璃窗,望着病房里温馨的一幕。

    那一幕实在是温馨,如果没有几年前的事情,病房里温馨的一幕,应该会有他的身影吧。

    有妻子,有儿子,说不定以后,还会有其他的孩子。

    蒋妤会在主播台上继续主持着她所热爱的节目,孩子会被他手牵着手送进幼儿园里,偶尔接到幼儿园老师的电话,他会和蒋妤一起批评教育蒋蹊,告诉他什么是正确的,什么是错误的。

    而不是现在这样,他只能隔着一道门,远远的看着母子两的温馨,没有他任何立足之地。

    就在蒋妤住院期间,关于华心慈善事件正处于调查收尾阶段。

    或许是因为这事涉及蒋妤绑架案,舆论关注度直线上升,又或许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