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正文 第131章(第1/2页)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这辈子以来, 蒋妤还从没和异性有过如此近距离的接触, 也从来没有听过许薄苏一句示弱的话。

    她见过太多太多的女人对甜言蜜语与这些服软哀求的话毫无抵抗力, 可正是因为见过太多, 所以听到也就麻木了,掀不起什么惊涛骇浪,心硬得, 蒋妤都怀疑自己是不是铁石心肠的一个人。

    “我只是不想你彻底澄清我们之间的关系, 再给我一个追求你的机会, 好吗”

    “我可以把当年亏欠你的都补上, 无论是感情,还是时间。”

    “我知道你喜欢主播这份职业, 我可以帮你照顾好蒋蹊, 让你没有任何的后顾之忧。”

    蒋妤轻嗤, 稍稍平复了心里的波动,不带情绪说“辞职是你自己的决定,如果以后后悔”蒋妤顿了顿, 她偏头看着许薄苏的眼睛, 说“你不要后悔。”

    许薄苏字典里向来没有后悔两字,从始至今,他想要的, 想做的, 一直都很明确。

    他沉沉望着蒋妤, 想要用眼神和语气坚定不移告诉她,“我不会后悔。”

    他想让蒋妤感受到自己的坚定与诚意, 想让她相信自己。

    只要给他一个机会,只要蒋妤愿意相信自己,他一定能把他们的未来经营好。

    可惜的是,蒋妤却决绝推开他,以在节目中才会用到的陌生而又疏离的微笑望着他,许薄苏心一颤,咬紧了后槽牙。

    “许副台长,一直以来我很佩服你的决心,我认识你时间很长,从我见到你的第一面我就知道,你是个很有决心和毅力的人,后来逐渐接触也证实了我的猜想。不管我们如今的关系怎么样,关系是什么,你的能力毋庸置疑,你费了这么多年的心血才坐上的位置,如果轻易放弃,我希望你能认真考虑,而不是一时的冲动。”

    “不是冲动,”许薄苏往后退了一步,“我再三考虑过。”

    “那我能问问你为什么做这样的决定吗因为愧疚想要弥补”蒋妤笑了笑,可笑容里却没有丝毫的温度,她平静问道“总不可能是你现在喜欢我吧”

    “不行吗”

    蒋妤笑了,“许副台长,我们都是成年人了,三十岁的年纪我也不年轻了,谈情说爱这种事情,还是免了吧。更何况许副台长觉得现在说喜欢这种东西合适吗”

    “为什么不合适”

    “你有想过,你是真的喜欢我吗”蒋妤望着他,“你有认真问过自己,对我是愧疚居多还是喜欢居多,亦或者说,我为你生下一个孩子,所以你把我当成了责任。”

    许薄苏望着她,保持着沉默。

    “既然说了,那我就一次性说清楚吧。”蒋妤沉了口气,一而再再而三,她已经烦了,“不管你是因为什么原因而做下的决定,我都想告诉你,没有可能了。”

    蒋妤说“我永远都不可能忘记我一个人生下蒋蹊的那段时间,我失去了一切,我精神萎靡不振,我整个都毁了,你永远都没办法体会我那个时候有多么绝望,那种绝望将我所有的情感都掏空了,从那个时候开始,爱情和男人,就从我生命中剔除了。”

    回忆当年的事,蒋妤如今没有之前心如刀割喘不过气来的感觉,她一脸轻松,也不像当初在主播台上讲述自己经历时候的置身事外,她能笑着面前,轻松面对,所有的一切归功于她现如今美好的生活。

    她有可爱的儿子,找到了活下去的勇气,她有自己热爱的工作,有了将生活变得更美好的动力,她的人生正在脱胎换骨,她拥有的东西足以填充她空虚的生活,除此之外,她没有其他想要的了。

    “在我最爱你的时候,最需要你的时候你不在,你觉得我还会有需要你的时候吗”

    许薄苏脸色逐渐苍白,垂下的手不自觉握拳,手背青筋暴起。

    “许副台长,我不需要了,真的再也不需要了,我现在过得很好,之后也会过得更好,无论是工作还是孩子,我都会妥善安排。”

    说完这话,蒋妤自觉已经将所有事情都说清楚了,该说的说了,不该说的也说了,许薄苏是个聪明人,如果不想彼此难堪,就应该放过彼此。

    蒋妤垂眉,淡淡道“这就是我该说的,许副台长应该明白我的意思,如果没什么其他事,我先走了。”

    说完,蒋妤转身就走。

    可许薄苏却一把抓住她手腕。

    蒋妤回头,“许副”

    她的话噎在了喉咙里。

    许薄苏紧握着蒋妤的手颤抖个不停,他很少有失态的时候,从来都是一副不苟言笑的严肃脸色,而如今,却在蒋妤面前失声,“给我一个机会,我不会我不会再让从前的事重演,相信我一次,好吗最后一次”

    明明是压低着音调,确实声嘶力竭到颈脖的青筋暴起,极力把控着自己的情绪,却让自己看起来极其的狰狞。

    蒋妤怜悯看着他,从他紧握的手心将手抽了出来,“许薄苏,你放过我,也放过你自己吧。”

    转身离开。

    许薄苏站在原地,看着蒋妤的背影,没有追上去。

    没有意义,更没有用。

    窈窕的背影端得笔直,从来不肯半点示弱,绝对不在人前暴露自己的软弱。

    许薄苏想,在那三年里,她一定是软弱的,一定需要安慰,需要陪伴。

    许薄苏一次又一次的问自己,当年的自己,为什么不在。

    而在办公大堂的一个隔间,陈轲手捧着一束鲜花站在角落里,直到许薄苏离开后,这才从隔间走出来,低头看了眼手上娇翠欲滴的鲜花,自嘲笑了笑。

    他将包装好的鲜花一支一支地拿出来,在每个员工的办工桌上放上一朵,最后将包装扔进垃圾桶里,离开了节目组。

    接下来的几天风平浪静,蒋妤手上的伤势也渐渐转好,最后一次去医院复查时,遇见了陆争。

    陆争的愈合能力似乎比蒋妤的要强,后背上的烧伤要比蒋妤手臂上的烧伤严重得多,但好得却比蒋妤要快,连医生都皱着眉点评,“果然是男人,皮糙肉厚。药膏连续再擦一星期,就没多大事了,不过这段时间还是得注意一点,有什么事尽早来医院。”

    两人拿了药和医嘱,谢过医生之后离开医院。

    医院外,蒋妤笑道“这段时间忙,还没来得及感谢你将我从火海里救出来,吃个饭什么的实在微不足道,以后路队长有什么事,尽管和我说。”

    “我是一名警察,救你是我的职责,蒋主播不用这么客气,当时那种情况,无论是谁,我都会去救。”

    无论是上辈子还是这辈子,陆争总让人无由感到无比安心。

    这种安全感或许是来源于陆争的职业,亦或许是来源于陆争本身。

    “对你来说是责任,但是对我而言,你是救了我的命。”

    陆争笑,“行,我没想到需要蒋主播帮忙的,只是蒋主播下期节目的入场券我没抢到,不知道蒋主播能不能给一张前排入场券”

    “有我在,还需要入场券”蒋妤说“下期节目开场前你打我电话,我带你进场。”

    “那就这么说定了。”

    “嗯,说定了。”

    一对夫妻从医院大楼走出,丈夫小心翼翼扶着妻子,妻子抱着刚出生不久的孩子,脸上充斥着刚为人母的温柔与幸福,夫妻两身后还跟着两对父母,个个笑得合不拢嘴。

    蒋妤看着他们从自己身边经过,“真好。”

    蒋妤在那对夫妻,陆争却趁机看着她。

    很久之前陆争就见过蒋妤,四年前的电视上,每一期节目他都是守着的,四年前的蒋妤意气风发,四年后的蒋妤沉稳内敛,截然不同的感觉,却依然令他沉迷。

    蒋妤转过头,恰好与陆争四目相对。

    蒋妤从前在面对许薄苏时,许薄苏总给人一种含情脉脉的错觉,蒋妤明白,那是错觉,可如今却在陆争的眼底,看见了别样的情愫。

    陆争爱她,她一直都知道。

    上辈子陆争不止一次在她耳边说很久很久以前,他就爱上了她,隔着一道屏幕,他也爱她。也听见他一次又一次地说,如果能早点遇见她,他一定不会让她吃那么多的苦。

    很多话蒋妤至今仿佛还在耳边。

    蒋妤望着他的眼睛,不曾移开。两人四目相对。

    “这次绑架事件之后,不知道蒋主播缺不缺一个保镖。”

    “歹徒这么猖狂,以后我报道的事情肯定还会断人财路,我觉得有这个必要。”

    “那蒋主播看我怎么样”

    “你是个警察,难道想转行当保镖”

    “行吗”陆争低声说。

    蒋妤沉思片刻,笑了笑,“陆队这样的人才我可不敢要,太屈才了。”

    陆争眉心微拧,这算拒绝眼底一丝挫败的情绪一闪而过。

    “不过,不知道陆队可不可以下班之后兼职保镖毕竟我的人身威胁在下班之后。”

    “什、什么”陆争楞在原地,一时半会竟然没想到蒋妤会说这话,半响没能反应过来。

    蒋妤低头看了眼腕表,“时间到了,我要去接蒋蹊了,陆队,再见。”

    陆争愣愣望着她,许久才笑了一声,看着蒋妤朝着停车场走去,目送她离开。

    从离开医院后,蒋妤顺路从幼儿园接蒋蹊回家,顺道去了超市买了些蒋蹊爱吃的菜。

    作为一个母亲,蒋妤一直有反省,既然无法给予蒋蹊更多陪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