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正文 第六百二十章 债多不愁(第1/2页)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灸日本可以不必用那狠绝的手段,但是他不能不狠,不狠第一次,就还会有第二次,第三次,这狠,不为攻身,只为攻心。

    要么闭口沉默,要么死活认定是自己烧的,烈霜泽抓着灸日的手一紧再紧,追问再三,灸日硬是咬死了不张口。

    灸日心里这个苦啊……怎么张口啊?确实是他自己下的手啊!就算是暗夜幽暝用那玩意锁住他,也没说这辈子都不打开了,只要叫声哥服个软说不准就自由了,谁让他拗劲上来了直接当着暗夜幽暝的面就用了这最极端的法子。

    起因是万万不能说的,可光说结论显然说服不了这两个疼他疼进了心坎的哥哥啊……

    灸日纠结着……

    索性就继续纠结着吧,他有权保持沉默。

    “是不是因为暗夜清和败天!”烈霜华似乎想到了什么,断然喝道。

    灸日猛地瞪大了双眼,一脸震惊的看着大哥,干涩的嗓子愣是挤不出来半个字。

    “我就知道……你从暗夜清和败天手下死里逃生哪有那么容易!你要遭多大的罪,才会……”灸日的神情让烈霜华对自己的判断瞬间确认无疑了,于是灸日的沉默和始终只说是自己下的手,就被潜移默化成了灸日不想让两人去向暗夜清和败天寻仇,又不忍欺骗,才这样犹豫不决不肯说出事实。

    您这是明白啥了……

    不过这样也好,灸日稍一犹豫便决定让烈霜华默认了这个想法。反正暗夜清和败天行踪诡异,两个兄长是绝对找不到人的,何况这老祖宗也确实囚禁了他,又试图用岩浆来毁尸灭迹,不算委屈了他。

    “大哥,二哥,这伤口早就不疼了。我用的是家传的魔火才会留下疤,当时情况紧急,我确是没有别的法子,不然我断不会伤了自己的。”灸日不打草稿半点不心虚的用败天当了挡箭牌,算计了自己一次又一次,总也要付出点不痛不痒的代价不是?

    “暗夜清和败天……”烈霜华咬牙切齿的把这个名字在嘴里过了一遍。

    烈霜泽恍然间松开了控制灸日的手,满载疑惑的双眼看了看大哥,又看向灸日,“暗夜清和败天……他不是几百年前就死了吗?”

    灸日和烈霜华双双一愣……

    两人皆是忘了。暗夜清和败天在灸日面前表明了身份不假,烈霜华也是从宁辰华口中听了个一知半解,但在他人眼中一直以诺克帝国国师的身份在世间行走,烈霜泽不明真相也情有可原。

    瑟瑟的缩回手,灸日其实很想说这都是小伤……“好了,大哥,二哥,我这伤疤现在是丁点都不疼了。再说,暗夜清和败天现在也算于我有恩,怎么着我也不能说翻脸就翻脸,恩将仇报是不是?”梦音然已醒,一旦他确定了是暗夜清和败天所为,于灸日而言这就是天大的恩,但是这恩也是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